搜索

三界之外趙長鵬

Filed in 同步財經 by同步財經 2018-05-11 15:56 0 閱讀量:2242796
摘要:

幣安還能逃避多久?

同步財經 5月11日報道,“目前沒有人能把幣安和趙長鵬怎么樣,但誰也不知道未來幣安和趙成鵬未來會怎么樣!”

一位和趙長鵬曾有接觸的投資人向同步財經表示,區塊鏈領域大多數團隊只是追求信息或者技術層面的去中心化,但唯有趙長鵬掌控下的幣安在追求實際層面上的去中心化

作為中國背景的三大虛擬貨幣交易所,火幣網的李林及OKcoin的徐明星一直都在國內,這兩家交易所一直都在試圖尋找合規運營的機會,火幣甚至寄望于能夠在海南新政中為虛擬幣交易所尋找一個出口。

但幣安和兩個競爭對手截然不同,趙長鵬長期旅居海外,對于全球各地的橄欖枝也并不感冒,某種意義上,這家公司正在追求一種在全球范圍內對抗監管的狀態

就在5月7日,趙長鵬在其個人博客就發布的一篇《ICO——不僅是最好要有,而是必須要有》的文章中再次鼓吹ICO,“如果您當地的法律不允許ICO,您是否會搬到不同的國家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自2017年9月中國政府公開否定ICO后,罕有區塊鏈業內人士公開唱反調,避談ICO已經成了業內常態,趙長鵬的高調反擊或許意味著幣安已經基本放棄了在國內追求合法地位的努力

幣安,永不招安

事實上,趙長鵬管理下的幣安確實不在任何政府的監管之下,在2017年9月的監管風暴到來后,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幣安已在日本另起爐灶,直到2018年3月,日本金融廳的警告曝光,外界才發現幣安公司未在日本注冊。

日本之后,幣安又在馬其他虛晃一槍,但一位業內人士向同步財經透露,實際上幣安在與馬其他總理Joseph Muscat溝通了數次后,并未選擇馬其他作為自己的大本營,“全球真正想在歐盟地區扎根的項目首選盧森堡,馬其他只是幣安在必須離開日本時出現的標的而已”。

果然,不久之后,百慕大總理David Burt宣布已與幣安簽署諒解備忘錄,幣安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在百慕大設立新的全球合規中心,并在該國設立辦事處。

備忘錄并不具備法律效力,百慕大的全球合規中心是否真正運營也是一團迷霧,一位金融律師向同步財經表示,早在2010年百慕大就與中國簽訂了納稅信息交換協定,而且從稅收角度考慮,百慕大并不比馬其他等離岸金融中心有優勢,幣安落地百慕大的可能性不高。

除了馬其他和百慕大外,趙長鵬4月中旬還在臺灣“立法委員”許毓仁的辦公室里表達了其希望幣安在臺灣落地的愿望。

若想合規,幣安或許早就在對區塊鏈相對寬容的日本完成注冊了,在全球范圍內的騰挪讓人不解,或許幣安另一位合伙人何一的話才是這家公司真實的想法,“幣安都做鏈了,以后沒公司了”。

成于監管,難逃監管

趙長鵬對于監管的態度如此抵觸,或許跟幣安起家有關。在2017年9月中國政府打擊虛擬貨幣交易之前,幣安只是一家二線交易所,正式這次監管升級,才讓以幣炒幣的幣安得以迅速壯大,成為全球前三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

在目睹了火幣和OKcoin的先例后,幣安對監管的恐懼不難理解,所以在逃避監管和積極合規兩條路徑選擇上,幣安堅定的選擇了前者。

事實上,對區塊鏈交易所的監管是確實且必要的,盡管區塊鏈原教旨主義者一直視信任為財富,但缺乏有效監管的交易所卻未必值得信任,就在前不久,幣安趙長鵬在推特上稱,要求交易所相關項目必須披露與紅杉是否有投資關系。

紅杉資本已于去年就在香港發起對幣安的訴訟,顯然,趙長鵬的用意正是對紅杉進行恐嚇,這也意味著任何與幣安進行司法訴訟的公司都有可能被幣安發起“連坐”懲罰

在缺乏有效監管的情況下,區塊鏈交易所正在成為超越全球法律的一種獨特存在,在交易所的法外之地內,信任或者法律都不重要,創始人的心情或許才是最大的決定因素

但隨著各國政府對區塊鏈領域的關注,監管真能逃得掉嗎?據上述金融律師向同步財經介紹,全球政府對區塊鏈的認識仍在不斷加深中,監管短期可能逃過,但長期來看,只有證券屬性依舊,交易所想要繞過全球各國的金融監管體系并不現實。

不過,4月18日,美國紐約州司法部長Eric T.Schneiderman代表紐約州司法部向包括幣安和火幣在內的13所主要數字貨幣交易所提出業務問詢,司法部重點關注的是如何讓交易所,項目方和投資者之間產生法律綁定的權責關系,以及提高交易所整體的對外透明度

這一問詢的截止日期是5月1日,顯然,拒絕任何政府管轄的幣安也不會輕易對紐約州的司法部門示弱,唯一的問題是:幣安到底能夠逃避多久?

聲明:本文內容和圖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藍鯨TMT網立場,轉載需注明本文出處及原創作者姓名!

分享到:
2242796

專題報道更多

專欄推薦

新聞發布會更多

新聞排行榜

藍鯨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進入社區 藍鯨TMT?下載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八方集团